不合時宜 

 

 


首訪@中廣流行網 小樹「StreetVoice未來進行式」 2009/10/24播出
主持人:小樹(樹)
1976團員:吉他手大麻(麻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唱阿凱(凱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鼓手大師兄(兄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貝斯手子喬(喬)

【不合時宜】預購最後1天
樹:好,根據背後靈的安排,現在輪到大師兄登場,登登。
兄:那個,10月31號下禮拜六的下午1:30,在羅斯福路The Wall Live House…
樹:我打個岔,大師兄講話都不鋪陳的,直接來,沒有說,我們接下來要宣布我們有個什麼什麼活動,直接來。好,來!
兄:下禮拜六下午在The Wall Live House,有一個新專輯的搶聽會,會把剩下網路上都還沒公開的新歌,全部都在那天公開。
樹:10月31號的…
兄:下午一點半!
樹:下午一點半開始,一點半是開始進場嘛對不對?喔一點進場,一點半開始。
兄:只要有預購單,或是網路上列印博客來的等等,都可以憑單進場。
樹:OK,所以你們的樂迷一定都來嘛,對不對?
兄:然後現場會有一個帥哥主持人跟大家對談。
樹:誰啊?
兄:我怎麼知道?(笑)聽說很帥,我不知道。
樹:你不要給大家錯誤的期待,真的。你認真講活動就好,誰叫你講些有耶冇耶。
兄:因為有兩個小時,所以聽歌以外,應該有一些關於新歌的討論、座談或是發問的機會吧。
樹:所以你們都準備好讓大家發問了嗎?(兄:嗯…)我隱隱約約記得上次…
樹:還有啊!你還有一連串要講不是嗎?(兄:喔喔、就那個,咦?)你的任務只有那一張嗎?詩詩姐對你太好了。(喬:還有這個。)
兄:巡迴的嗎?(樹:對啊。)不要講太多…(樹:開玩笑,一次要講完啊。)喔,好。那,接下來我們還有四場的巡迴演出,從發片隔天,這次蠻特別,不是在台北,是在高雄,駁二藝術特區,月光劇場
樹:你這樣講感覺…
兄:好像很難理解耶。
樹:你這樣講好像你跟那場地很不熟。
喬:高雄人應該都知道吧?
樹:你有沒有去過這場地?
兄:我去過駁二,但是月光劇場沒有去過。(樹:好的。)但是我覺得在高雄辦發片第一場,還蠻特別的
樹:你們在高雄唱過幾次?
兄?:嗯…五次左右。
樹:所以你們對於高雄的樂迷熟悉嗎?
兄:欸我記得一個很帥很高的男生。
樹:那高雄的樂迷對他們熟悉嗎?我們當天就會知道,11月7號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月光劇場。
兄:接著,11月14號在台北The Wall;11月28號在台中文英館,戶外舞台;然後12月12號,回到台北The Wall
樹:那台南的朋友怎麼辦?
兄:台南…
喬:台南可以在高雄。
樹:那台東的朋友怎麼辦?我為什麼要這樣問?剛剛阿凱不是說他想要怎麼樣?紅,紅就是要踏遍全台灣啊?對不對?那其他歌迷很簡單,就是1976有官網嘛,也有facebook,也有等等等等的,就是其他各地的歌迷趕快去留言,比方說台東如果累積到200個人,1976就立刻殺去台東唱,那台南比照辦理,但是人數可能要多一點,要300人連署,76就會去台南唱。現在詩詩姐呈現一副非常頭痛的狀態,因為接下來會累到她,是這個意思嗎?
樹:那76對於即將展開這四場,有什麼特別的規劃?
兄:其實還在想,但是希望會…
樹:什麼還在想!?不要再鬧了,喂!
兄:因為希望會有主題
樹:什麼樣的主題?
兄:還在想的主題。(笑)
樹:大概是什麼樣的方向?
兄:嗯…
喬:可能每場會挑一首歌來當一個主題。「煙火」的後面有那個軍樂隊的,(樹:所以會穿軍裝?)可能會請一個軍樂隊來。
樹:所以現在意思是破梗?
喬:沒有沒有,就有可能而已,還在想。(凱:還在想。)
樹:還在想,哦~~
(沉默)
樹:因為感覺上是,不小心其實已經偷偷講出來的感覺…所以還不知道哪一場會發生這件事,所以樂迷就是每一場都去就對了。那接下來,你們對於這張專輯的期待,是希望把76帶到哪裡?(沉默)這個是你們成軍第13年的第幾張專輯了?
喬:第六。(凱:第六張吧。)
樹:成軍13年,第六張專輯,這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大團了,這張專輯要帶著你們四個人,以1976這個名字,開往哪裡?
凱:那個,我剛才說我想紅,不是那個意思。(全體大笑)(樹:當然啦,我開玩笑的。)我補充一下,我倒是很希望說看到live裡面,大家就是汗流浹背,然後每個人都跟台上的我們一樣,流了好多汗,然後喉嚨有點燒聲這樣,每一天都是這樣子。專輯,好像一開始我們有聊到,如果這就是76的聲音,我們也還蠻希望大家就是,啊!1976,就是有這麼樣的絕對
樹:嗯。大麻要不要講一下?大麻是今天發聲最少的一個人,你剛剛除了負責解釋專業名詞之外,還沒有講到你的心情。
麻:我講,會很專業來喔。
樹:我想知道你講心情的時候如何專業?來來來。
麻:那其實這一張,我們自己掛製作人,然後我想我們以前自己掛製作在更早之前,比較早期寫的,那這當然有一些落差啦,因為去年我們開始進入了比較高規格的錄音室
樹:那個錄音室在那個MV裡頭看起來很專業,你們youtube那些影片。
麻:老實說這一年我自己,就我個人的話覺得學到非常多,反而在這時候,我更不敢說,這我們製作、我們厲害這樣,以前可能學生的時候比較傻勁,就花了錢我要訂時間,我是製作人。所以我覺得台灣樂團都會有這個需求,就你還是必須知道怎麼樣去做唱片,才有辦法去做出你要的聲音
樹:所以一步一步的進步跟升級也好,或者是你學習到更多東西。那想必這些知識還是又回到我們身上。
麻:我當然希望這些東西是有傳承的,他會影響到
樹:有傳承的意思是,會有一些新進的樂團來,像是那種,比方說接近76,希望可以貼近你們,學到更多關於你們的知識嗎?
凱:就如果有這個動機的話,我覺得真的可以寫信給我或大麻,我們可以一起來討論我們要怎樣做一個唱片,我們有豐富的錯誤經驗,我自己覺得
麻:都是真的
凱:對。但是也有很好的經驗,也有不少,就這部份,大麻的聲音的處理啊,學習啊,雖然還在路上,可是我覺得已經、(樹:已經有一些經驗可以分享或是可以。)可以在業界裡面有一種聲響也是真的
麻:不是真的說要做什麼職業的人,只是我至少要知道,原來什麼樣是行得通,或行不通的
樹:OK。所以你一路學習到現在,教書這樣,新的專輯自己的感想是什麼?
麻:好累喔
樹:真的嗎?
麻:其實,真的,你要會的東西好多喔,你要跟錄音室、跟混音師溝通很多事情,還真的蠻累的,不光是專業的技術,還是有蠻多眉角,很多,還有很多做人的事情
樹:做人的眉角最多了。來,好,換現在陷入沈思的大師兄。
兄:你說這一張?
樹:對,你覺得這張要把1976帶到哪裡?(兄:這好難喔。)開玩笑,本來就是很難的問題啊。你們是一個出道13年、發了六張專輯的成熟的大團,本來就要回答更有層次的問題。
兄:我其實剛好錄音錄到中途的時候,我的胃開始不舒服,所以我後來都在想健康的問題。
樹:耶,大師兄是你們最老的嗎?(輪流說不是)
兄:我是,第三。
樹:那你今天整個談話,都呈現你是一個,剛剛講到早睡早起啊,然後現在講到健康的問題呀。所以你的人生有個轉變對不對?
兄:嗯,就比如說,我會擔心可能在,比如說巡迴的時候,也許到外地巡迴的時候,有時候出狀況等等的,所以開始游泳,開始早睡早起。
樹:這種關於身體健康的事情,不是全團應該同步進行,保持大家的狀況在同一個狀態裡頭,(兄:嗯…)就你一個人健康有什麼用?
凱:目前其他三個都很墮落,我覺得,心態來講。
樹:真的喔,因為他現在聽起來很不rocker。
兄:應該是,我希望在台上可以不用保留,所以要維持那樣的狀態。
樹:所以意思是其他人都有保留?
兄:不是,因為我以前好像真的是可以每天喝到快早上,然後表演還是很有力。
樹:那什麼時候讓你覺醒說,不行…
兄:就最近兩三年,(樹:我的人生不能再這樣下去了!)我還想這樣下去啊,可是最近力有未逮。我覺得每天都想去地社一下,可是我想到隔天會宿醉,就開始猶豫了。
喬:大師兄說他以前不知道宿醉是什麼。日本回來之後,都還不知道宿醉是什麼。
樹:所以他真的老啦。
喬:對啊。
樹:所以我們怎麼會把話題導到一個老人身上去呢?來,子喬趕快接手。(喬:啊?)這是一個年輕活力的團啊!!
喬:聽歌吧。(樹:好啊。)
樹:好,我們謝謝76,那我們31號見。
凱&喬:謝謝。
(播放「煙火」)


※感謝中廣音樂網、StreetVoice未來進行式和小樹的訪問。也感謝evonndog的供檔。
※請勿轉載文字。

創作者介紹

1976 這個星球

mod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